沐川國際


沐川國際


圖片參考:http://i810.photobucket.com/albums/zz27/ee555467/19_iykim2000-1.gif


1.
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
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
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返

譯文

你與我兩人相距千萬里遠,我在天這頭你就在天那頭。
路途那樣艱險又那樣遙遠,要見面哪知道是什麽時候?
北馬南來仍然依戀著北風,南鳥北飛築巢還在南枝頭。
彼此分離的時間越長越久,衣服越發寬大人越發消瘦。
飄蕩蕩的遊雲遮住了太陽,他鄉的遊子不想再次返回。

原文

行行重行行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
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
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
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
浮雲蔽白日,游子不顧反。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飧飯!


這是《古詩十九首》的第一首。

背景:

這是一首思婦懷念遠方游子的詩。漢代末年,士人游宦風氣很盛,大批中下層文人為了尋求出路,不得不遠離鄉裡,或游京師,或謁郡縣,以求得一官半職。這些人就是所謂“游子”。他們長期外出,家眷不能同住,彼此之間難免有傷離怨別的情緒。這些人的家屬就是《行行重行行》中的主人公一類的思婦。

大意:

本詩的主人公和她丈夫感情很深,但因為種種原因又不得不遠遠分開,難以會面。她既擔心丈夫在外地發生變化,又憂慮自己年華會很快消逝。但是當種種憂愁感傷都無法排遣時,她卻努力把這一切拋開,深情祝願游子在外多加保重。因而主人公的多情溫柔和善良形像,是很能感人的。這首詩反映的思想感情和漢末的生活現實對我們了解古代社會也有一定的認識意義。

【譯文】 你走啊走啊老是不停的走,就這樣活生生分開了你我。
你與我兩人相距千萬里遠,我在天這頭你就在天那頭。
路途那樣艱險又那樣遙遠,要見面哪知道是什麽時候?
北馬南來仍然依戀著北風,南鳥北飛築巢還在南枝頭。
彼此分離的時間越長越久,衣服越發寬大人越發消瘦。
飄蕩蕩的遊雲遮住了太陽,他鄉的遊子不想再次返回。
只因爲想你使我都變老了,又是一年很快地到了年關。
還有許多心裏話都不說了,只願你多保重切莫受饑寒。 2.願得常巧笑攜手同車歸.既來不須臾又不處重闈

譯文


你說你希望經常看到我歡笑的樣子啊,
我和你相互依偎手挽手同車而歸。
但好夢不長你剛來一會兒就消失了啊,
夢醒時四處尋覓閨房中早也不見你的身影。

“願得常巧笑,攜手同車歸。”

“願”:希望。“巧笑”:不期而恰好之笑容。形容婦女美的一種儀態,這兒是寫女子對丈夫親昵的情態。這兩句繼續寫結婚時歡樂美好的情狀:丈夫一邊在她耳邊悄悄地說他希望天天看到她那種笑意盈盈的樣子,一邊與她手挽手同車而歸。

“既來不須臾,又不處重闈。”

“既來不須臾”:“來”,指“良人”的入夢。“須臾”,言時間極短。“不須臾”,沒有一會兒。“重闈”:闈,閨門。重闈,猶言深閨。上句敘述夢境之短暫;下句寫夢醒後的悲哀。南柯夢醒,女主人公仍然是單身獨宿,而夢中的“良人”並不在“重闈”之中。


這是一首思婦冬夜懷夫的憂思之作。通過對寒冬深夜裡思婦夢境的描寫,反映出一種女主人公因相思而墜入迷離恍忽中的悵惘心情。

十六
凜凜歲雲暮,螻蛄夕鳴悲。涼風率已厲,遊子寒無衣。
錦衾遺洛浦,同袍與我違。獨宿累長夜,夢想見容輝。
良人惟古歡,枉駕惠前綏。願得常巧笑,攜手同車歸。
既來不須臾,又不處重闈。亮無晨風翼,焉能凌風飛。
眄睞以適意,引領遙相睎。徒倚懷感傷,垂涕沾雙扉。


這是《古詩十九首》的第十六首。

寒冷的歲末,百蟲非死即藏,那螻蛄澈夜嗚叫而悲聲不斷。
冷風皆已吹得凜厲刺人,遙想那遊子居旅外地而無寒衣。
結婚定情後不久,良人便經商求仕遠離家鄉。
獨宿而長夜漫漫,夢想見到親愛的容顏。
夢中的夫君還是殷殷眷戀著往日的歡愛,夢中見到他依稀還是初來迎娶的樣子。
但願此後長遠過著歡樂的日子,生生世世攜手共渡此生。
好夢不長,良人歸來既沒有停留多久,更未在深閨中同自己親親一番,一刹那便失其所在。
只恨自己沒有鷙鳥一樣的雙翼,因此不能淩風飛去,飛到良人的身邊。
在無可奈何的心情中,只有伸長著頸子遠望寄意,聊以自遺。
只有依門而倚立,低徊而無所見,內心的感傷,不禁的垂淚而流滿雙頰了。


3.
明月何皎皎 照我羅床幃
憂愁不能寐 攬衣起徘徊
客行雖云樂 不如早旋歸.
出戶獨彷徨.愁思當告誰.
引領還入房.淚下霑裳衣

譯文
明亮的月光你為何這樣的皎潔啊!
透過窗戶照在我的羅帳床上。
心懷憂愁夜不能寐啊!
披上衣服我起床獨自徘徊。
遠客他鄉雖說快樂啊!
但還是不如快些回家的好。
心中憂傷彷徨啊獨自出門,
但滿腹的愁思啊我又能告訴誰?
伸長脖子四下望望我還是返回房中去吧,
思鄉的淚水啊沾濕了我的衣裳!



2010-12-04 08:30:27 補充:
古詩十九首之十九
這首詩是寫遊子離愁的,詩中刻畫了一個久客異鄉、愁思輾轉、夜不能寐的遊子形象。他的鄉愁是由皎皎明月引起的。更深人靜,那千里與共的明月,最易勾引起羈旅人的思緒。“明月何皎皎,照我羅床幃。”當他開始看到明月如此皎潔時,也許是興奮的讚賞的。

2010-12-04 08:31:22 補充:
銀色的清輝透過輕薄透光的羅帳,照著這位擁衾而臥的人。可是,夜已深沉,他輾轉反側,尚未入眠。是過於耀眼的月光打擾他的睡眠嗎?不,是“憂愁不能寐”。他怎麼也睡不著,便索性“攬衣”而“起”,在室內“徘徊”起來。遊子“看月”、“失眠”、“攬衣”、“起床”、“徘徊”這一連串的動作,說明他醒著的時間長,實在無法入睡;同時說明他心中憂愁很深。尤其是那“起徘徊”的情態,深刻地揭示了他內心痛苦的劇烈。詩寫到這裡,寫出了“憂愁不能寐”的種種情狀,但究竟為什麼“憂愁”呢?“客行雖雲樂,不如早旋歸。”這是全詩的關鍵語,畫龍點睛,點明主題。

2010-12-04 08:31:33 補充:
這兩句雖是直說緣由,但語有餘意,耐人尋味。“客行”既有“樂”,為何又說“不如早旋歸”呢?實際上他鄉作客,何樂而言。然而異鄉遊子為什麼欲歸不歸呢?這和他們所處的客觀現實是密切聯繫著的。即如本詩的作者,大概是東漢時一個無名文人吧,在他那個時代,往往為營求功名而旅食京師,卻又仕途阻滯,進很兩難。這兩句詩正刻劃出他想歸而不得歸無可奈何的心情,是十分真切的。


本文引用自: https://tw.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101204000010KK01188


沐川直銷國際事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宗憲